所有故事已经结束。

© 青三十
Powered by LOFTER

【喻叶】穿云借雨 01

原作:全职高手

分级:NC-17

配对:喻叶

警告:黑化陶轩,老化陶轩,陶叶有不是性_关系的……关系

注释:战前民国背景,张恨水的小说世界观,全是瞎掰的,懂历史懂曲艺的姐姐妹妹们不要笑话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
夏晚七八点钟,正是天凉快时。今天王宅电灯通明,从大门、号房、回廊到内厅一路雪亮,又亮出厅去,直到院里花架子底下热热闹闹坐了两大桌人,都是大少爷王杰希的同学好友,北京城交际圈里的明星。

这当中有个修眉润目的俊秀青年,是外交部喻司长的公子喻文州,方从南方来了半年。他被人灌了两杯白兰地,脸热得很,扯着衣领子道:“不行了,我量浅,你们先尽兴罢,容我出去透透气。”旁边的同学黄少天捉住他道:“透气是透气,酒还没罚完,你可别借此遁走!”喻文州笑着一甩:“多大出息!”

他这猛一回身,却“哎哟”撞上个人。

文州趔趄两步,连道:“抱歉!”定眼一看,来人穿着月白衫子,刚扶着花架子站住了,扑了扑身上,说道:“不要紧。”

那人身后一个穿杏黄旗袍纱坎肩的小姐,抿着嘴瞧了他一眼,道:“喻少爷,你好呀。”

这是谁?文州一时间竟想不起来。

那月白衫的青年已经准备溜走,弯起嘴角向他偷偷一笑。文州齐梁少年,本就够白的了,这青年皮肤白得更甚,透过花架子被电灯月色一照,简直有几分冷森森的妖异的姑娘气。

文州更觉面善,忽然恍然大悟,笑道:“我真是该死!上回在天和戏院看了陈小姐和叶二少的戏,还恨不能立时到后台去拜会,今天竟一时没有认出来。”

陈果笑道:“喻少爷已经认得够快了。”

文州伸手和她一握:“实在是陈小姐比台上还要光艳照人,叫我怎么也不敢贸认。”

陈果不答,笑着去找认识的女友。这时叶修已经溜到席上,挤了个位子进去。文州回头看了他一眼,便自去厅后要水擦脸。

座上的张佳乐和他很熟,隔着人也拼命戳了叶修一指头:“你看看现在都什么光景了?你两个又去哪里票戏,再晚来一点儿,是想来给我们刷碗吗?”

叶修道:“你不知道女士出门要先打扮的吗?我为了等陈大小姐打扮,晚上一两个钟头,又算什么希奇?”

话音未落,陈果先掷了他两个果壳:“呸!不要脸!”

那桌几个小姐咯咯笑起来。陈果道:“都是他!不知道胡混什么去了,害我在票友会多等了一个钟头才来接我。”

叶修单耸耸肩。

陈果的女伴里,有一位姓唐名柔的漂亮小姐,是国外留学回来的,最是不喜欢这些戏曲,笑着摇头:“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大的瘾,我是最不喜欢看京剧的了。文明戏、滑稽戏么还能勉强欣赏一番。”

王杰希点点头:“我好几次去看露天电影,都瞧见唐小姐也在呢。”

唐柔笑道:“是呀,我还说人家呢,实在我的电影瘾也不小。”

王杰希说:“我倒是两样都喜欢,正巧今天你两位迟到了,我作为东道,也不罚酒了,就罚你们在这儿唱一段,大家说怎么样?”

“好!好!”大家立刻起哄起来。

叶修本来剥着一只虾子,也不放手,撕着壳道:“王大少你莫狂了,你也不怕滋滋啦啦京胡一响,把王总长他们也吵过来?”

王杰希道:“那还用你说?”他按着电铃把肖云叫过来:“去我楼上,架子上靠右有一支笛子,你快快拿过来。”肖云领了令一溜跑去。王杰希说:“不要你们唱京剧,唐小姐不喜欢京剧,多半也是嫌京剧聒噪。正好今日风也凉月也好,来唱段昆曲我们大家雅致雅致。”

叶修和陈果对视一眼,陈果道:“我刚呷了口酒,你来吧。”

叶修便不再推辞。

喻文州擦了脸回来,心道怪哉,怎么院子里一点儿动静也没了?一路上走近,却听见昆笛声若有若无,细细传来。

他站在穿廊上,拨开架子前的藤萝花,月色下陈果正在吹笛,叶修站在她前面,平举着一把折扇。

“……尽吾生有尽供无尽,但普度的无情似有情,我待把割不断的无明,向契玄禅师位下请……空色色非空,还谁天眼通,移将竹林寺,度却大槐宫。”*

叶修做着身段转过来,月光底下那双眼睛水一样略过。他看到了喻文州。喻文州也在看他。

唱戏的人七情没有上脸,南柯大梦成空,只有那双眼睛,那双眼睛一直凉到他心里去了。喻文州瞧着叶修,拂花的手指一片冰凉凉。

tbc.

*《南柯记 · 寻寤》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85 )